Nidelungenlied

幻想的边界

【陈果她爹X苏沐秋】俩鬼

QQQQQQQQQQQQQQQQQQQQQ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QQQQQQQQQQQQQQQQQQQQQQ

麻辣香串儿:

来自@浠斫_荣耀不败 的脑洞,聊了聊发现南山这对儿意外的赞……!

长微博不知道为啥没法生成图片了只好丢lofter;w;

【1】

南山公墓有一大一小两只沉不住气的鬼。

 小鬼来到墓地入口的时候,老鬼已经牢牢占据了一个角落正一根接一根地抽烟,小鬼走过去踹踹他的屁股,“哎,让点地儿给我。”

老鬼挠挠屁股,往旁边蹭了蹭。

小鬼走到他身边,跟他并排蹲下,又说,“给根烟呗?”

老鬼的女儿特别孝顺,每次来扫墓带烟又带酒。相比之下小鬼的妹妹就文艺得烦人,在他墓前点根香,摆束花,弄得香气四溢,香他妈又不能当烟抽。

小姑娘一边擦着墓碑上积的灰尘一边说,哥,你在那边少抽点烟,叶修那家伙已经抽得够多的了,我们没钱再给你买了。

他蹲在妹妹旁边数她搭在肩膀上的头发,听了这话气不打一处来,妈的到底哪个是你亲哥啊?

所以小鬼瘾上来了就死不要脸地找老鬼伸手。老鬼磨磨蹭蹭地从屁股后面的口袋里掏出皱巴巴的烟盒递给他。两只鬼就像街边两个落魄的农民工,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眼巴巴地瞅着道路消失在地平线的方向。

“几点了?”老鬼问。死了快二十年的人了,关心起时间来特别有时过境迁的沧桑感。

小鬼低头看看手表。

“六点了。”

“嗯。”老鬼说,“果果差不多该起床了。”

小鬼眯着眼睛,鼻孔里往外一点点漏出迷蒙的烟。他长得好看,掐着烟头使劲儿嘬最后一口的样子也好看,连夹着烟的手指都又白皙又修长。老鬼羡慕地在旁边看着,说:“多好啊,你这么年轻。”

小鬼翻白眼,“你怎么不同情一下我英年早逝?”

“哦哦,”老鬼挠挠头,“不好意思啊,忘了。”

 

【2】

老鬼和小鬼认识很多年了。小鬼死得早,又没什么亲人,年年清明只有一对年轻的男女来给他扫墓。女孩子文文弱弱,男孩子笨手笨脚,墓碑上刻着名字的那块儿凹陷里积着烧纸飘进去的深色的灰,怎么也擦不干净。老鬼送走女儿,就过来看看用手指抠着擦不净的灰心情低落的小鬼,在他肩上深沉地拍拍递过去一根烟。小鬼娴熟地拈上指尖深深地吸了一口,借着吐出肺里的烟雾的功夫长长地叹气。

“你也别太难过了。”老鬼说,“一回生二回熟,看我们果果把我家门口收拾得多干净。”

“这有什么好得瑟的啊。”小鬼不屑,“别来,来了他们难受我看着也难受。我活这么多年没招过我妹哭,才死多久全补回来了。”

嘴上这么说。第二年清明他早早地出来,蹲在墓园前的公路旁边,伸长了脖子盼着自家妹妹从道路尽头一步步走来。

老鬼摇摇头跟在他后面陪着等,随手替他带了烟。

 

【3】

第三年小鬼心情好了一点儿,蹲在半人高的墓碑上试着跟前来扫墓的人对话。女孩子絮絮叨叨地跟他说话,他就伸出透明的手摸摸她的脸温柔地哄两句。男孩子一说点什么他立刻换了嘴脸,晃荡着两条长腿一个劲儿地吐槽。

“哎哟哎哟哎哟得几个破冠军美得你,要是老子没死上台领奖的就是我,你在底下啪啪啪鼓掌嚷嚷队长好帅!心情好了给你个副队长当当……”

老鬼掐了眼,看着小鬼的眼睛里一点一点地染上他没见过的神采。

等小鬼把两个人送到他再也不能踏出一步的位置,老鬼从后面窜出来一把拽住他的胳膊:“你那两个朋友,是嘉世的成员吗?”

“是啊!而且还是队长知道吗!”小鬼得意,“……哎不对你死的比我还早怎么会知道嘉世啊?”

“果果粉他们啊!”老鬼眨眨眼睛,“我看你们关系不错,这么说我算是替闺女打入内部了?”

“是啊是啊!”小鬼豪迈地一挥手,“咱俩谁跟谁啊!回头让他们俩给你闺女签名。”

“你说话算话!”

小鬼拍拍胸脯,“包我身上!”

两个找到了共同语言的人兴奋得跟什么一样在墓园里大喊大叫。勾肩搭背地回了老鬼的墓,老鬼开了瓶女儿给他带的酒,说要好好感谢小鬼。

小鬼要带妹妹,十几年没有喝过酒,被老鬼灌得醉醺醺的,站都站不稳,吊在他脖子上呜呜咽咽地哭。

“老陈啊。”小鬼哭得伤心极了,“对不起……我刚刚想起来……我不能……不能替你女儿要签名了……”

“我死了啊……老陈,我死了啊。”

“我要是没死……我也想和沐橙叶修好好说说话,我也愿意给你女儿签一个啊……”

“对不起啊。”

老鬼紧紧搂着他,用别扭的、多年以来抱自己女儿的姿势,在他背上胡乱地拍着。

“别哭别哭别哭……”他手忙脚乱地安慰,“要不到就算了,没事,你别哭……我们家果果可有本事了,总有一天会搞来的。”

 

【4】

你们家果果,还真,他妈,有本事。

小鬼和老鬼并排蹲在马路边上巴望的第十个年头,小鬼看着老鬼的女儿亲密无间地挽着自家妹妹,嘴角抽了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。

探视结束。老鬼飞快地找上了小鬼。“果果说话颠三倒四信息量又大卧槽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“这都听不明白?”小鬼撇嘴,“叶修让战队赶出来了,然后去了你闺女的网吧,你闺女就爱心泛滥跟他又组起了一支战队。”小鬼一副老子见过大世面的模样,“虽然我不太乐意说叶修什么好话但是……你闺女没有看错人,他们的战队会好的。”

 

【5】

  从那之后老鬼除了活的比小鬼久之外又多了一项炫耀的资本。

“别惹我,警告你,别惹我啊!”老鬼跳着脚把手里唯一的一盒烟举得老高,他比小鬼矮了不少,尽管拼命掩护那盒烟还是岌岌可危,“你的亲眷可都在我家果果手里!我给果果托个梦叶修那小子可就小命不保啊!”

“呸!”小鬼不屑,“没了叶修你闺女找谁给她拿冠军!”

“……”老鬼转变战术,“你们的训练基地可是老子的网吧!你们建战队用的也是老子攒的钱!我就是兴欣的物质基础知道吗!”

“呵呵。”小鬼冷笑,“我是兴欣的精神基础,你知道吗?”

“靠,我就不是吗?”

虽然活着的和死去的早就已经天人永隔,虽然如今贴在耳边也不能让曾经如此亲密的人听见自己的说话声。

“叶修,沐橙,加油。”

生意兴旺的网吧,电视对面的双人沙发,老土陈旧的圣诞树,尘封十年的账号卡。

但是时间带不走思念,生死扯不断牵挂。他们再也听不到死去的人说话,心意却能通过更多方式传达。

“果果,要加油啊!”

他们被落在身后,信念却不会走。所有被错过了的精彩,都是沉甸甸的重量,陪着他们在意的人,默不作声地走过一场又一场。

我在看着你们呢。

 

【6】

“几点了?”

小鬼低头看了看表,“六点了。”

“嗯。这个时候果果差不多该起床了。”老鬼搓搓手,脸上带着按捺不住的紧张,“你说他们拿到冠军了吗?”

“信我。肯定拿到了。拿不到叶修都没脸见我。”小鬼也没好到哪里去,蹲了一会儿又心浮气躁地站起来,以老鬼为圆心绕着他走来走去。像是安慰自己一样坚定地又重复了一遍。

“肯定拿到了。”

 

-END- 


 南山组群号139497731欢迎来玩儿!
评论
热度(1970)

© Nidelungenlied | Powered by LOFTER